首页 | 论坛 | 资讯 | 房产 | 人才 | 汽车 | 生活宝 | 活动 | 商业合作 | 公益 | 广德网址公众号导航
生活宝手机客户端 | 微信服务号
 
 
 
 
  广德新闻 > 30 > 正文内容
探秘90后独居青年的生活真相:崇尚自由 渴望脱单
 
新闻来源:中安在线  / 发布时间:2020/10/19 17:08:00 浏览热度:260  

  近日,国内两家机构联合发布了“90后独居青年生活真相”,通过对90后城市独居人群进行网络调查,试图揭示独居青年生活习惯及居住偏好。调查显示,近八成90后有过独居经历,“租房独居”成90后主流,90后独居幸福感超过孤独感,且女性比男性更享受独居状态;超六成单身独居青年渴望脱单;超六成90后有意向“购房独居”……独居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体验?近日,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走访了4名独居合肥的90后都市男女,探一探他们的独居生活真相。

  人物:姚华年龄:29岁

  有房子的独居也能找到归属感

  2016年本科即将毕业时,安徽定远人姚华(化名)到大上海闯荡,但两年后,他还是选择回到安徽,来到合肥,买了一套房子,找了一份安稳的工作,将合肥作为自己定居的城市。“合肥离家近,周末都可以回一趟家,而且生活节奏也没那么快,更宜居。”姚华说。

  姚华把次卧打造成阅读、健身二合一的功能房。

  毕业即成“沪漂”,跟朋友合租

  姚华是一名90后,在福州读了四年本科旅游管理专业,他没有从事相关职业,而是奔向了繁华的一线大都市上海,在一个朋友的带领下,从零开始,做起了汽车检测工作。在大学时,姚华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,但毕业后,两人异地而居,渐渐地,感情没能敌过距离,最终分道扬镳。

  姚华在上海工作的地方是虹口区,但住在较偏的青浦区,每天地铁、共享电单车换乘1个多小时,才能到达工作地点。这么远的通勤距离,只是为了省一些房租。“在公司附近租房子,一个房间得花上两三千块;住得偏一点,和朋友合租,一人一个房间,一个月1000多房租就够了。”姚华说,在上海工作,单程通勤时间一个多小时,很正常。

  虽然住得偏远,但那边的房价仍不在姚华的经济承受范围内。在上海闯荡了两年,2018年初,姚华还是决定回到安徽合肥买房定居。 “沪漂这个词说得不错,没有办法买房,落不了户,就是感觉人虽然在那里,也是漂着的,着不了地。”

  在合肥买房定居,一个人生活

  姚华来到合肥时,便定了心思要买房,他认为,有房才能有家。

  当时合肥的房价均价也已经1万多元,但姚华购房十分果断。“买房就要趁早,不能拖。”姚华在合肥市蜀山区竹荫里社区工作,他看中了自己工作地所在的西园新村小区的地段与学区,很快,便在小区里选购了一套小二室二手房,首付是家人赞助的,再加上之前自己在上海工作攒下的钱。现在,每月1000多元的房租变成了每月4000多元的房贷,虽然支出增多了,幸福感却更强了,“还房贷就当自己存钱,不用帮房东‘养房贷’了。”

  经过自己的改装,如今,小二室已成姚华温馨的小家,他也开启了幸福的独居生活。姚华每天步行即可到达工作地点,晚上加班后再回家,也完全不用再担心公共交通深夜停运了。 “在合肥生活后,感觉舒服很多,没有那么多紧迫感,整个人会很放松。”姚华说,房子也给了他强烈的归属感,在合肥有个家了。没事的时候,他会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也会常邀两三个好友来家中小聚,下个厨露一手。 “独居最大的好处就是自由,没人管,无拘无束的。”姚华笑着说,他认为,独居幸福感大于孤独感。不过,在家人看来,可不是那么回事, 1991年出生的姚华,是家中常年被“催婚”的对象“。爸妈会经常念叨这事‘,都这么大了,还不找女朋友’,有时候,都不敢打电话回家,过年回老家也基本都要被安排相亲。”姚华说,爸妈的心情他理解,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爱情观,认为感情的事情急不来,得看缘分,“要遇上对的人,看对眼了,感觉到了,可能就是她了。”

  姚华将家中打扫得干净整齐,布置得温馨宜居,似乎也在等待着女主人的到来。“每个人对自己的第一套房子,总是最有感情的,这里,也可能是我们未来的第一个家吧。”姚华说,再过一个年,就年满30周岁了,他也会将家人的叮嘱放在心上,认真寻找自己“对的人”,一起在合肥奋斗,一起幸福。

  人物:胡薇年龄:29岁

  我眼中的独居孤单与幸福同在

  胡薇(化名)在家里几个表姐妹中排行中间,但如今,其他人均已结婚生子,1991年出生的胡薇仍单身一人,也因此吸引了家中全部的催婚火力。不过,胡薇并不着急,一个人在合肥悠闲地过着租房独居生活,在她看来,独居,是孤单与幸福同在。

  租房最看重安保,安全放首位

  胡薇于2013年毕业于安徽一所专科学院,毕业后,她找了不少工作,最终,在房地产行业一做就是几年。胡薇的老家在池州,最初,她曾在池州市工作,和同学一起合租一套房,当时,池州市的房租较低,每个月只需几百元租金。

  后来,胡薇看中了大城市的发展,决定到合肥闯荡,但只呆了一年,又去往江苏无锡。因为在无锡无亲无故,也就是从那开始,胡薇开启了租房独居生活。“一个人住,当然要住好一点,这样也安全一点啊。”胡薇一人在外,家人最担心的便是安全问题,胡薇在租房时,最看中也是小区的安保:是否年轻保安24小时值班、小区单元门门禁是否正常工作……她宁可多支付租金,也会挑高端一些的小区居住。

  无锡的房租较高,胡薇租了一套两室两厅的精装修房子独居,每月需支付3000多元,还不包括水电燃气费等,但在爱自由的胡薇看来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胡薇喜欢独来独往,无拘无束,周末在家,也喜欢睡个懒觉。醒来后,她喜欢打开音箱,大声播放自己爱听的音乐,充分享受一个人的独处时光。

  期待找到另一半,爱上家常菜

  2019年夏天,在无锡呆了一年后,胡薇又回到了合肥。刚到合肥时,胡薇曾在亲戚家借住,但很快,又搬了出去。胡薇在肥东工作,却在滨湖租了一套房,每天开车上班,单程就需要一个小时,但胡薇却乐意花这个时间。“滨湖这边住宅品质、商业配套都更好一点,人住得也舒服一点。”

  有人说,有一种孤单叫自己动手做的饭,可惜只有一个人吃。这一点,胡薇深有感受。胡薇厨艺一般,在无锡独居的时候,工作日均吃食堂,或外出就餐,周末则是点外卖或偶尔自己下厨,她会去超市买几个简单的食材,炒两三碟小菜,配上一个馒头或一根玉米,再来一点水果,便是一餐,从来不会煮米饭,出租房中连电饭锅也没有添置。“一个人吃,只能吃一小碗米饭,太难煮了,很难掌握那个量,吃完还要刷锅,不如一个馒头来得方便。”

  胡薇坦言,外卖与食堂吃久了,偶尔也会想念“家常菜”的味道,在合肥,她时常到亲戚家吃饭,唤醒一下味蕾对老家菜的记忆。“在家吃饭当然更好一些,干净卫生又可口,但一个人总是懒得动手下厨,如果未来找到了另一半,我可能也会爱上‘家常菜’的味道。”胡薇笑着说。

  郑婷婷新安晚报安徽网大 皖客户端记者朱庆玲

  人物:小苗年龄:25岁

  从合租到独居简直开心到飞起

  2016年大学毕业后,阜阳姑娘小苗在省城经历了从合租到买房独居的日子“。一个人住了一年多了,还挺开心的。”小苗说,可能对于她这个射手座来说,自由自在太重要了。

  小苗邀朋友在家涮火锅。

  合租经历不愉快,她买房独居

  小苗今年25岁,大学一毕业,就应聘到省城一家设计院从事财务工作,开始了将近三年的租房生涯。“刚上班收入也不高,碍于面子也不想让父母帮忙付房租,所以每次都是和别人合租,前后也换了三次房子。怎么说呢,不愉快的经历更多一点吧。”小苗记忆犹新,有一次一个室友未经她允许使用了她的双立人锅具,还弄坏了。“我跟她说了锅具的价格后,她就淡淡地回应了我一句: ‘我可没有那么多钱,没办法赔你。’”小苗听完愣了半天,只能默默地转身进了房间。

  因为租的房间比较小,下班回去了只能关门待在房间里,小苗便在别人都下班后,继续待在办公室,一直到晚上八九点再回去“。爸妈渐渐地也知道了我的情况,他们就打算帮我付首付买房。”2017年8月的一天,小苗终于等到了摇号的日子,虽然那天下着瓢泼大雨,浑身都淋得湿漉漉的,但小苗的心情却很激动“。在经历多轮摇号后,我终于抢到了一套。”只是因为是期房,小苗只能继续租房生活,一 直到去年夏天,终于搬进了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  “简直开心到飞起,房子不大不小,我一个人住正好,也够父母偶尔来陪我。”小苗说自己终于可以在周末睡到自然醒,活动空间也不再局限于之前小小的卧室,也拥有了专属自己的厨房,对于一个资深“吃货”来说,太重要了。

  “即便是工作日,我早上起床也能放自己喜爱的电台节目,不必担心打扰到别人。”小苗觉得最大的快乐就是可以肆意出去玩,想几点回来就几点回来。“一周之内和朋友去蹦了三次迪,最晚的一次到第二天凌晨五点才回家,倒头就睡着,真是自由自在。”

  有欢乐也有孤独,自己要承受

  “我不喜欢点外卖,只要有空都会在家自己做饭。”小苗说自己动手既能享受烹饪的乐趣,也比较干净卫生。“最近爱上了用烤箱烤口蘑,味道真的特别棒。”

  一个人独居后,亲戚家的一条狗成了小苗的好伙伴,傍晚散步的时候会带它出来溜达溜达。欢乐的日子很多,孤独无助的时光也有。“今年疫情来临的时候,因为工作上的事,我很早就回到了合肥,自己一个人在家隔离。”不能出门,小苗有时候一天也说不了两句话。那时候,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下午在阳台晒太阳,低头看一楼邻居带孩子在自家院子里打羽毛球。如果这只是心灵上的孤独,前两天骑共享单车回家,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,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,膝盖手肘都磨破出血,让小苗感受到了心灵上的无助“。真的是一瘸一拐地回到家,自己给自己上药时都忍不住流泪。可能是疼痛,让我特别想有人在身边安慰,可现实情况是家里只有我一个人。”小苗说这可能也是独居最委屈的时刻,她没有选择给父母打电话,第二天依旧神采奕奕地出现在单位。长大了,有些疼痛,必须忍着。

  对于独居者、特别是女性独居者来说,安全非常重要“。以前无论是住寝室、还是与人合租,我都是属于那种睡得比较沉的。可是自从一个人住之后,门窗稍微有点响动,我立刻就醒了,真的很神奇。”小苗说,这可能是大脑潜意识里的预警。朋友还送了她一瓶防狼喷雾“,希望永远用不到这个吧。其实我家离单位就三四公里,以后还是要多小心,加班太晚了就直接打车回家。”

  小苗说,身边像她这样的90后独居女孩还挺多的,绝大多数时候,大家都非常享受当下的生活, “可能我们都很崇尚自由,不喜欢约束的生活。”

  人物:天宇年龄:28岁

  一个人的80㎡有自由也有孤独

 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28岁的合肥小伙天宇可能一直沉浸在独居生活中,因为独居让他感到自由而惬意。“(因为)疫情,突然间觉得不舒服了,有点孤独。”从2013年至今,天宇已经过了七年的独居生活。

  天宇的卧室一角。

  一个人按部就班,自由而惬意

  每天早晨六点二十,天宇的闹铃都会准时响起。作为一名中学老师,工作日内,他的作息十分规律。换衣、烧水、刷牙、洗脸,六点五十五分,一辆共享电动车旁出现了他的身影“。单位离家两公里,不下雨就骑车,下雨就打的。”中午天宇不回家,直到晚上八点左右,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家门。

  天宇是合肥市长丰县水湖镇人,2013年大学毕业后到寿县一所学校教书,2018年到合肥庐阳区一所中学任教“。在寿县,在合肥,我都是一个人租房住。”天宇坦言,即便父母和自己在一个城市,他也会选择自己一个人居住,“生活方式、饮食习惯都有点不一样,他们会有看不惯的地方,我也怕他们唠叨。”

  “我一个人住,也不用和室友磨合,自由自在的。”天宇说,房租也没有超出自己的预期,能够承受,除了自由,他还有点轻微的洁癖,就更不会考虑合租了。“我喜欢边和朋友语音聊天边打游戏,不上班的时候,会玩得比较晚,有人合租多不方便。”

  80㎡的房子,有两个房间,一间用来当卧室,另一间则被用来当杂物室“。一个人住也要空间大一点,心情才会更好。”天宇说,他会选择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回老家一趟,看看父母,毕竟父母年纪一天天大了,也需要陪伴。每一次回家,父母都非常开心。天宇在2018年买了房子,“还没装修,大概要一两年才会搬过去。”

  疫情期感到孤独,已告别单身

  不上班的日子,对天宇来说是无比惬意的。睡懒觉、看书、散步、听音乐、追剧、打游戏……生活很丰富,也很精彩“。现在通信这么发达,不觉得孤独啊。”天宇说,他甚至连恋爱都不想谈,就想一个人这样,快快活活过几年再说“。父母亲戚、身边的朋友都给我介绍对象,可我都拒绝了。”

  当然,一个人住也有遇到窘境的时候,比如说忘记带钥匙回不了家。“印象最深的是去年春天,有一天晚上我跟几个朋友在外面玩得比较晚了,等到半夜回到家门口,发现钥匙没带。”天宇说,幸好自己留了一手,在办公室放了备用钥匙。“总不能学电视剧把钥匙放在门垫下面,那也太不安全了。”天宇说,等到从办公室拿到钥匙再回家,已经凌晨一两点了。

  真正让天宇感受到独居不便的是今年春节后,因为新冠肺炎疫情,天宇第一次感受到独居带来的不便和孤独。因为疫情,外卖不能进小区,点外卖也不放心,他不得已开始自己动手做饭,“隔几天全副武装出去一趟,回来就是各种消毒。”一番折腾后,还要自己动手处理饭菜,天宇说,有时候打电话问父母,有时候自己网上找菜谱,也顾不上是否美味,只要熟了能吃饱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这个时候,天宇才体会到在父母身边的好处,不说衣食无忧,至少有人在身边,不会觉得孤单。“(疫情)不仅锻炼了我的厨艺,让我朝着大厨的方向前进,还让我产生了想恋爱、告别单身的念头。”天宇说,自己是个行动派,心里有想法,就要付诸行动“。朋友很快给我张罗了相亲,我就告别单身了。”天宇说,现在和女友感情很稳定。

  “你回家不用注意时间,放音乐也不会打扰到别人,休息日也可以尽情睡懒觉。”问及对独居最大的感受,天宇不假思索地蹦出三句话,可能这是天性崇尚自由的他最喜欢的生活方式,“等过两年结了婚,就彻底告别独居生活了,开始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和义务。”

 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魏鑫鑫


微信扫描分享本条新闻
去广论发表我的看法 | 打印 | 关闭
 一周热门资讯
 推荐阅读
· 女子安检口高喊“被袭胸”
· 哥哥用亲情唤醒昏迷妹妹
· 有孕在身上法庭 只因酒后太糊涂
· 获救白天鹅“茶饭不思”
· 劳斯莱斯车主未现身 围观市民倒来了不少
版权所有©数字广德 2004 - 2018 本站内容及设计严禁抄袭仿照 所有新闻内容出处均来自合作媒体
皖ICP增值电信信息业务许可证编号: 皖B2-20090043 安徽省互联网协会会员编号:00273 网站备案:皖ICP备05020491
危害信息举报电话:0563-6020163
页面执行时间:78.125毫秒